小肠炎滴滴美团争做打车聚合平台 第三方服务商"饮鸩止

  记者 柯晓斌

  面对美团、高德的狙击,滴滴正在求变。

  界面新闻曾独家报道,滴滴在试水聚合平台,接入了第三方出行服务商秒走打车。目前,其已经和曹操出行、秒走打车、斑马快跑等服务商完成谈判,这些第三方出行服务商将陆续登陆滴滴App,这意味着,面临强监管休整接近一年后的滴滴,将布局自有运力、聚合平台的双运营模式。

  而一年前,与滴滴在上海、南京等城市酣战的同量级对手美团,在停滞一年后也转变战略,其打车业务从过去的自营模式,转而接入第三方出行服务商,上线聚合平台。

  两者的策略殊途同归。此外,还有系的高德打车通过聚合的模式,瓜分了滴滴的市场,也成为了举足轻重的玩家。据《财经》报道,高德打车业务日订单量已经超过400万单,每单按单收入1.5元-2.5元。

  为何拥有流量的平台方都会以”聚合平台“的方式切入网约车市场?

  “网约车生态中,最主要的两端是司机和乘客,虽然乘客的习惯已经教育完成,但单个平台的获客成本持续走高,达到150元每人。”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,小的出行服务商虽然有一定运力,但是没有渠道获得新增用户,举步维艰。

  “作为流量方,它没运力(车和司机),但有乘客,所以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和有运力的第三方出行平台合作,把流量直接变现成收入。”首汽约车CEO魏东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  “和传统的网约车租赁公司相比较,目前,第三方出行服务商因有一定的用户和运营经验,能独立完成司机和乘客两端的匹配,所以在和类似滴滴这样的平台谈判时,手中有一定筹码。短期来看,和平台合作能获得收益,但长期来看无疑是饮鸩止渴。”上述资深人士分析,当第三方平台用户全部转移到流量方,它就会和传统租赁公司一样,沦为平台的供应链,面临品牌弱化直至失去的风险。

  “不管是从高德、来的,还是从美团来的订单,用户并不属于首汽约车,但订单都到首汽约车了,我们不是非得要求独立App用户增速有多快,更在乎的是这个生意做的有多大,市场份额有多少。 ”魏东说,虽然接入了很多聚合平台,但对首汽约车而言,这只是作为用户的新增来源,它并不会只做第三方出行服务商,去年开始,首汽约车开始布局“加盟”模式,扩充运力,目前旗下加盟合作伙伴数量近1000家。

  “活下去,最重要。”另外一个第三方出行服务商CEO陈斌则悲观地说。

  玩家抢滩

  “机会来了。”陈斌说。

  作为一家C轮后的网约车平台公司CEO,去年一整年,他过得并不好,反反复复地签订了多次投资意向书和投资合同,但最后关头却总是阴差阳错地被跳票。甚至,公司一度陷入了资金链断裂的传闻当中,这些都让他焦虑。

  但今年以来,他变得没有那么焦虑了。“很多事想通了,在这个烧钱的赛道上,投入再多钱去和滴滴抗衡,依然是鸡蛋碰石头,拼到最后也难突围,何必呢?”

  “想通了”指的是接受并承认成为平台第三方出行服务商这件事,“走一步,看一步,至少短期内,能增加GMV,有一张比较好看的财务报表。”在陈斌眼中,美团、滴滴、高德等做聚合平台对他来说是一柄双刃剑,机会也来了。目前,他已经和多家平台完成谈判。

  的确,在滴滴一家独大的网约车市场上,近两年来,除了美团的公开较量外,并没有同量级玩家出现。尽管资金雄厚的传统车企大量入局做网与车,但本质上,其更多的还是想通过网约车去库存,重新盘活资产,最终实现销售。这也就决定了其不可能真正ALL IN。

  但也有一个例外,聚合平台的代表“高德打车”,快速从滴滴手中撕出了一道口子。作为和出行强关联的地图服务商,2017年7月,高德打车上线,依托庞大的C端用户基础,以聚合滴滴快车为切入口,陆续接入了曹操出行、神州专车、首汽约车等主流出行服务商,成为聚合平台,并迅速打开局面,据媒体报道,目前其日订单量已超过400万单。

  相较于高德,另外一个玩家美团打车却颇为曲折。

  2017年2月,美团App在南京悄然上线打车入口,试水一年后,去年3月正式登陆上海。随后,美团在这两座城市和滴滴进行价格战,并在登陆上海的第一天,美团打车官方宣布成功抢占了上海30%的市场份额。

  不过,据美团招股书显示,其网约车司机相关成本从2017年的2.9亿快速上涨至2018年的44.6亿,仅2018年每月在网约车司机上的投入高达3.7亿元。